本土LP养成记 ——重庆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徐要学专访
来源: | 作者:eaimc12 | 发布时间: 2018-01-30 | 181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——希望合作的LP要有资金实力,但不强势。
——如果LP背景过于强大,总想来指导,对GP提各种要求,参与基金的日常管理,甚至项目投决等,就很麻烦。
——这种LP我们是不欢迎的,毕竟作为政府引导基金,我们都不去要求GP做这做那的。

有多年证监局工作经历的重庆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重庆产投)总经理徐要学,在经历四年切身实践之后,再谈及政府引导基金运作模式时,感触良多,“跟之前教科书上写的很不一样”,现实比理论更精彩。

 


重庆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 徐要学

设立初衷


谈及重庆产投设立的初衷,徐要学表示,关键是促进财政资金分配方式的改革。以往财政资金通过补贴方式进入企业,效果并不理想。现在通过设立引导基金,以“补改投”的方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引导社会资本,放大财政资金;更重要的是,把政府管理“有形的手”与市场机制“无形的手”紧密结合起来,通过市场化、专业化的投资决策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,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。这同时,还改善了企业融资结构,做真正的股权投资,而非“名股实债”,为企业扩大直接融资比重做出了有益的探索。

 

运营理念:“四同”与“四化”

重庆产投提出并坚持的“四同”与“四化”基金运营理念在业界引起很大反响。

“四同”,即公司与其他LP“同股、同权”,不与民争利,也不增加政府隐形债务负担,在投资全过程中与社会资本“同进退、同回报”,共担风险、共享收益,形成市场化正向激励约束机制,广泛吸引社会资本的积极参与。

 

“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同股、同权?大家争论的焦点在于做政府引导基金,要不要让利给其他LP?该不该盈利?团队也在反复思考。这一路走来,我认为还是应该同股、同权,不应该让利。为什么?因为如果让利,GP管理人在基金管理过程中、在募资过程中、在投项目过程中,极有可能出现异化,甚至变形,最终导致支持的不是好企业,是不该支持的企业。如果不以盈利为目的,与其他有限合伙人的目标不一致,心都不往一处想,力怎么往一处使?基金又怎么能做好?”徐要学谈到。

 

 所以,重庆产投的定位是,同股、同权、同回报、同进退,不让利,并且要盈利。

 

“四化”即市场化、专业化、规范化、综合化,贯穿“募投管退”全流程。

市场化,以市场化“母基金”方式运作,公开招募优秀基金管理公司,合作设立专项基金,进行项目投资,重庆产投参股不控股;专项基金日常管理、投资决策由合作基金管理人负责。

 

专业化体现在,专业的合作基金管理人;专业的中介服务机构;专业的母基金管理团队;GP筛选坚持专业化标准。

“一个人穷其一生搞懂一个行业都不容易,更别说搞懂好几个行业了,所以专业化非常重要。我们做引导基金母基金,不做直投,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。这样,公司本身是一个专业化的队伍,基金管理人也是专业化的队伍,中介机构也是专业化的队伍,因为专业,大家彼此好沟通。而沟通成本是最高的。”徐要学表示。

 

规范化包含规范的业务流程、规范的评价指标体系,以及规范的协议体系。

综合化则强调覆盖“多产业、跨阶段”的投资标的;整合了政策、资金、专业机构的高水准增值服务平台和资本项目对接平台等。

在基金的投资决策机制上、投资运作的规范性上、投资的专业度上、为基金和被投项目提供的增值服务等等方面,真正做到“市场化、专业化、规范化、综合化”。

 

LP监管几大举措

重庆产投作为LP,在基金的日常监管方面探索出了一条可行之路。具体包含几个方面:

GP筛选流程。在基金管理人招募过程中,公司前期先通过初审,对基金管理人和管理团队的资质条件、历史业绩、募资能力、基金方案、储备项目等进行审查。对符合条件的基金管理人,组织专家评审会,通过后予以立项。之后,聘请专业的第三方中介机构开展尽职调查,核实基金管理人申请材料的真实性。如果材料真实无误,则启动合伙协议谈判和签署、基金设立和备案等工作。

 

专家评审会。七人评审小组,有主管部门、律所、会所,以及两名私募界的专家、一位行业内专家,加重庆产投,共七票。五票过。通过率约70%。徐要学介绍。

 

合伙协议模板。“之前业内用的协议模板,不全面,也不适用于政府引导基金,很难控制风险。于是我们自己原创了一个协议模板,最初还是比较肤浅的。之后每谈一支基金,大家就在这个模板基础上做加减法:对一些条款,认为有必要增加的、合理的,就加上去;觉得不合理的,就把它减下来,谈了20多支基金,改了10多次,不断修改完善,不断更新优化迭代。”成为现在广泛认可的重庆产投模板,该模板目前已成为业界标杆。国务院有关领导,财政部、证监会、工信部等国家部委对重庆产业引导基金运营模式给予肯定,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省市政府产业投资基金赴重庆调研交流。而其中,合伙协议模板被重点提及。

 

风险控制体系。“我们构建了三层约束机制,首先是在基金招募层面的约束,包括严格的专家评审会,以及合伙协议里的约束法则保证,同时派有观察员,对专项基金的投向使用负面清单进行把控,对每一个基金委派一个投委。其次是在项目层面约束,对专项基金投资的项目实施穿透式管理,每季度GP汇总项目的综合进展信息。第三,来自银行第三方的约束监控,托管银行对资金安全把控,每月甚至实时上报资金变动情况,GP不能从基金账户里随便支钱,提管理费也要得到同意确认。这样,确保钱落实到投资的项目上。”

 

募资难  新解读!

“某种角度看,钱就在那儿,还是那么多,甚至比原来还多,只是因为资管新规带来的变化,让人觉得钱少了许多。”对于业界普遍关注的募资难话题,徐要学有自己的理解。

 

以前钱多,主要来源于银行的资金池,如今资金池逐步萎缩,大家突然发现没钱了。其实钱还在那里。只是,原来的高净值客户,因为银行有刚兑,都聚集在资金池里,没有刚兑之后,银行要与原来的投资者进行隔离,从而筛选出真正对股权投资感兴趣的客户,实实在在做股权投资。

 

未来,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,这些钱也会重新找出路,包括进入股权投资领域,只是需要一些时间,一个过程。

 

未来谁是最适合的承接者?需要多长时间,这类新通路及新平台会出现?在徐要学看来,一类如重庆产投这种有一定的监管经验和政府背景、市场化运作的机构,一类是纯社会化机构。

理想中的GP

重庆产投对GP有一定要求,即相对聚焦。聚焦一到两个领域,聚焦一定阶段。行业和阶段,要相对聚焦。“否则,你不聚焦,不专业,今天投这个,明天投那个,今天投TMT,明天又投医药。你都跟我一样了,我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干,怎么干?”徐要学分析。

 

具体来讲,重庆产投喜欢三类GP。第一类,知名基金管理人,从项目来源,资金来源,募集来源到最后退出方式等,经验比较丰富;第二类,有深厚行业背景的管理人,比如上市公司投资的某家GP,上市公司作为大股东,熟悉这个产业,能更好地进行产业投资;第三类,优秀的本土团队,原来在大机构做过,现在出来创业,这类团队发掘本地企业有优势。

 

不喜欢强势LP伙伴

“希望合作的LP要有资金实力,但不强势。”

政府引导基金与其他机构LP如何合作共赢?关键是怎样在基金中把各方的利益诉求统一起来。

 

徐要学表示,只要资金来源合法,重庆产投欢迎各类背景的LP,但最希望与有资金实力的LP合作。资源是一个方面,但不是主要的,关键还是资金实力。

 

原则上,在设立一支基金时,希望只有五六个LP,每个LP出资占到百分之十至二十。 LP数量多,沟通成本高,影响决策效率。

 

“如果LP背景过于强大,总想来指导,对GP提各种要求,参与基金的日常管理,甚至项目投决等,就很麻烦。这种LP我们是不欢迎的。作为政府引导基金,我们都不去要求GP做这做那的。”

 

关于未来LP的主流阵营,徐要学认为,出资主体将趋于专业化、理性化,一类以大机构为主,比如保险资金、社保资金、金融机构资金,另一类是富有的家族及个人。

 

另外,随着资管新规逐步实施到位,未来新的市场化FOF也会诞生,也会聚集越来越多的钱。

 

“下一步,如果有合适的机构或家族,愿意跟我们合作,也欢迎。”未来,重庆产投准备发起二级市场化母基金,毕竟政府的钱是有限的,通过发起设立二级母基金,丰富母基金来源,做到一定程度的资金放大,引导社会资本,支持更多的实体经济发展。

 

要解决的问题

如何更好地平衡社会资本与政府的利益诉求?如何更科学地评价引导基金和子基金的绩效?如何建立更加市场化的团队激励与约束机制,等等。

  

公司素描

定位:市场化母基金管理公司。通过公开招募基金管理人,合作设立专项基金,投资工业、农业、现代服务业、科技、文化、旅游等六大产业,推动重庆市产业结构升级和企业创新发展。

 

设立时间2014.05.13

管理资金总量102亿元,已投向子基金的资金总量48亿元

子基金规模1160亿元

投资重庆比例:基金管理公司注册在重庆,专项基金投资于重庆金额不低于基金投资总额的50%;否则不低于80%

 

徐要学总经理简历

徐要学,男,汉族,1965年生,重庆人,中共党员,硕士研究生学历。曾任教于西南农业大学,副教授职位。

1998年后,履职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16年,历任副处长、处长,主管证券、期货、基金公司,熟悉资本市场规律与监管政策。

2014年3月,奉命筹建重庆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,任总经理、董事至今,带领团队打造出西部地区一流的政府母基金管理公司。

2015年,被财政部聘为政府投资基金专家。